Csray

常常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人類還是青蛙的傢伙,
但不管身為人類還是青蛙,腦子裡似乎永遠都少一根筋。
當然,到底自己有沒有腦子這個問題本人都很懷疑。
這裡以放創作,片段,隨想為主。

五个八爷,一个佛爷

.老九门x一八

.梗来源于  @戒欲戒色戒手機   ,感谢授权

.各种片段,有点没头没尾,慎入

.心知肚明的双向暗恋,但双方都没有说出口

.大量OOC出没,很抱歉写的一点都不可爱

  

  张启山带着副官和齐铁嘴下矿山,结果中招,还是靠着另外两人扛着到二月红府上才得以救回一命。虽然如此,可张启山一直没醒,只得借红府中的客房休憩一晚;张副官先行回府安排事务,齐铁嘴自告奋勇地留下照顾张启山。

  齐铁嘴坐在床旁看着张启山,想说的,想骂的话有一箩筐,可只要看到还在昏迷中的张启山,最后就只剩下短短两个字。

  「佛爷……」

  ---我就说大凶吧,您总是不听。

  鬼车进长沙时齐铁嘴就占了一挂,若二爷陪同下矿那或许可以化解这凶挂,可佛爷不听劝,自己只能舍命陪君子,想着要是出了什么凶险也能帮忙挡着,结果千算万算,最后还是他拖累了佛爷。

  脑中思绪的纷乱,各种各样的心情纠结在一起,压的齐铁嘴几乎喘不过气来。他只能握紧张启山的手,以此确认他已经没事了。

  

  五个八爷,一个佛爷

  

  00.

  张启山是被一阵阵的啜泣声给吵醒的,胸口也彷佛是压了块大石有些喘不过气,一张开眼就对上两双眼睛,一双眼眶微红一脸难过,另一个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双眼红肿,看来刚刚的啜泣声就是眼前这人发出来的了,张启山想。

  两人在看到他醒来的瞬间都露出了高兴的表情,一个一把扑上前抱住他的脖子,一个继续揪着棉被,但总算是停止了哭泣。

  「「佛爷,你醒了!」」

  大概是刚醒,张启山的脑子还有些混乱,一时也没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劲,刚想坐起身就发现双手无法动弹,侧头一看,他的右手臂被人死死的紧抱着,流着口水含糊不清的呢喃着,仔细听来好像是在说『猪蹄…佛爷…好吃』;另外一手则是被人紧握着手,而那人此时正趴在床沿补眠。

  小心翼翼的坐起身,右手边的还睡的死沉,左手边的倒是被张启山的动作惊醒,「佛爷!」猛然的抬起头喊了一声,又上上下下的看了好几次确定眼前这人是醒了,才松了口气。

  「佛爷,你吓死老八了。」

  「哼,算你命大。」有个声音说道,几人转过头去,就见床尾坐着一身黑衣的小孩,就是那张脸十分眼熟。

  

  01.

  「八爷,佛爷醒了吗?」

  房外的张副官推门而入,他昨夜回府跟管家将家里跟军中事务都安排妥当就马上往红府赶,听见里头有说话声就想佛爷应该醒了,连门都忘了敲的就进门,一直到很久以后,张副官对于当时的场景依旧记忆犹新,每次想到就会忍不住地笑出来。

  才刚踏进房内,张副官一时觉得自己是不是进错房了,不然他怎么看到他们家佛爷在床上左拥右抱的,真是艳福不浅,就是这几人怎么每个都长得这么像八爷…佛爷你的喜好还真是固定。

  不对!?为什么这几人都是小孩子的模样?难道……

  ---佛爷你跟八爷什么时候有私生子我怎么不知道,我不是你最信任的副官吗?

  ---还一次生了五个,孩子都这么大了,八爷你真厉害…

  「「你这呆瓜脑袋里到底都装些什么!!」」其中两名只稍看一眼就知道张副官在想什么,没忍住的骂出口。

  另外两个则是异口同声的对着张启山说:「「佛爷,你管管张副官啊!」」

  你说还有一个?喔!他还在跟周公抢猪蹄呢。

  「咦!?八爷!?」

  

  02.

  齐八爷分裂了,听说还分成了五个不同性格的小孩,五爷跟九爷一听,这可不得了了,连忙就赶到佛爷府上,关心是真,但更多的是来看热闹的。

  张启山醒来没事了,却没想到换齐铁嘴有事,二月红看了半天也不知缘由;张启山的症状先人有纪载,但齐铁嘴的症状就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实在没听过有人下个矿山就分裂成五个人。

  五个齐铁嘴看上去都只有大约五六岁的年纪,有的着长衫,有的着西服,最有趣的是,彷佛是将齐铁嘴的各种情绪给单独分割出来一样,五人的性格都不太一样。

  就拿刚刚的事来说吧。二月红说还要花些时间去调查先人笔记,张启山也不好多做叨扰,只能带着五个齐铁嘴先回府,又派张副官去请九爷来商量。

  在等解九的时候,几个人就为了沙发上的位置犯难。

  穿着佛爷送的蓝色小皮衣的齐铁嘴从头到尾都一直抓着佛爷的手不放,笑得一脸甜蜜,理所当然的坐到了佛爷的右手边。

  穿暗色长衫的齐铁嘴进了门就直奔客厅上的果盆,拿了颗苹果往张启山左手边一倒,靠着张启山就喀滋喀滋的咬起苹果,一边还抱怨佛爷这一大早的都快饿死了,还不管饭,张启山只得吩咐不知道为什么一脸感动的管家去准备。(「佛爷后继有人啦!」管家带着愉悦的心情去给小少爷们准备早点了。)

  穿黑西装的齐铁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冷着张脸,他也是唯一一个没有戴眼镜的,进门后就自行挑了离张启山最远的单人沙发坐下。张启山从一开始就觉得这名『齐铁嘴』给他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对他十分的冷漠也就算了,但偶尔散发出有若无似有的敌意是怎么回事?

  穿暗红色长衫的齐铁嘴,手中的罗盘不离身,有些尴尬的看了看,暗暗一算,选了在两人座的沙发上坐下。

  最后就剩下早上哭得最惨,到现在双眼都有些红肿,穿着妃色长衫的齐铁嘴还站着。

  他看看佛爷的右手,有人坐,又看看佛爷的左手边,也有人坐,他也想跟佛爷坐,可是没有位置,想着想着,眼眶又红了。

  「怎么了?」张启山有些无奈地看着各有特色的齐铁嘴,最后看向还站着的那位,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微红的眼眶心里就一阵抽痛,声音都不自觉地放柔。

  「我,我,」齐铁嘴抓着自己的袖子,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我也想跟佛爷坐。」不过声音细的跟蚊子似的,末了还歪着头,两眼眨啊眨的问:「不可以吗?」

  在那瞬间张启山觉得心都快要化了。

  

  03.

  狗五和解九到的时候,就看见张启山左右手各躺了一个,怀里还抱着一个齐铁嘴,其中怀里的那个还在跟右手边的斗嘴,不过怎么听都像是在争风吃醋,张启山那一脸笑得像隔壁地主家傻儿子似的。

  狗五有点后悔要跟来看热闹。

  解九想为什么每次有事都找我。

  

  04.

  「这事可能还是要问八爷。」解九在听完下矿之事后,最后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狗五翻了个白眼,觉得解九根本在说废话,只得看向拿着罗盘的齐铁嘴:「小八,你看呢?」结果他这么一唤,五个齐铁嘴都转向他,同声开口道:「你问我?」

  「咳,小八你有觉得身体哪里不对劲吗?」突然被同样的五张脸盯着,狗五觉得压力有点大,「被分成五份,没有哪里有缺吗?」

  「谁缺了啊!」红衣的齐铁嘴怒道,一旁的解九连忙出声安抚,「是啊是啊,虽然看起来没事,但应该还是有哪里不同吧。」

  「我觉得没什么不同,就是感觉肚子一直很饿。」蓝衣的齐铁嘴嚼着苹果,口齿不清的说,下意识的蹭了蹭张启山,「佛爷,早餐还没好吗?」

  张启山发现以前齐铁嘴总是馋他家厨子的菜,可从没像今天这样催过,而且桌上的果盘也只有这人动过,看来是完全继承了齐铁嘴爱吃嘴馋的毛病,是个小吃货。

  其他几个也说没觉得哪里不对劲,不过不只张启山,其他人都很想大喊说『明明哪里都不对劲好不好』。

  光是那个从头到尾都冷脸看他们的齐铁嘴,就让人觉得非常不正常,而且几乎都不说话;不过他这副模样,倒是让狗五和解九想起当年老八爷过世时,年幼的齐铁嘴一肩扛起第八门,有段时间的齐铁嘴就是这副模样,是一直到年纪大一点,个性比较圆滑了,才收起这张冷脸。

  

  05.

  讨论不出个所以然,张启山说可能还得再下一次矿山,或许才能找出齐铁嘴分裂的原因。不过这话才说出口,红衣的齐铁嘴就先跳起来喊道:「佛爷不可!」

  「有何不可?」

  「大凶啊!佛爷。」齐铁嘴气得不行,这人怎么都不听他的话呢?「之前就跟你说大凶,你不信,结果你也看到了,我们两个分别中招!」还以为张启山至少会受到教训,结果根本没用,「二爷已经在调查,我晚点也会回香堂去作调查,矿山之事还是先暂缓。」

  「我心已决。」张启山向来说到做到,转头就吩咐张副官去做安排,上次虽然吃了亏,那这次定然会准备更齐全。

  「佛爷你…」「想去就让他去。」

  一个声音冷冷地响起,就见原本一副事关不己的黑衣齐铁嘴已经站起身,双眼冷的吓人,张启山怀中的齐铁嘴忍不住的转过身抱住人,不想与这样的『自己』对视。

  「你说什么?」张启山显然被这人的态度给愣住了,不只他,其他人都被齐铁嘴话给吓住,张副官更是直接进入了警戒状态,他实在没想到会从齐铁嘴身上感受到这么浓烈的『怒气』。

  「我说,想去就去。」那人又重复了一遍,「下矿之事乃大凶,这次若不是有贵人相助,佛爷怕是得一直躺着。」

  「言尽于此,望佛爷珍重。」说完头也不回地出了张府。

  「哎,你,我.这都什么事啊!」红衣的齐铁嘴跟着站起身,一跺脚正想去追,不过抬头就见张启山黑着张脸,只好说两句安抚道,「佛爷,我,他,总之我们没这意思,我先去找他!」说完就急急忙忙地往外跑去。

  「张副官。」张启山唤道。

  张副官点点头,随即追着齐铁嘴出去,齐八爷缩小的事情目前还瞒着,就这样随便跑上街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事。

  

  06.

  「佛爷别气,他只是在迁怒而已。」吃货齐铁嘴伸手摸向第二颗苹果,对着张启山露出安抚的笑容,「他们两个人会处理好的。」

  张启山看向左边,有些不解地问:「你赞成再次下矿?」

  「我说了会有用吗?佛爷,老八只要您给我备上一锅莲藕猪蹄,哪次没跟着您走?」

  「可是…大凶。」怀里的齐铁嘴怯怯地开口,他刚刚被冷眼吓到,还有些没缓过来,整个人缩在张启山怀中不肯放手。

  「有我们佛爷在,肯定会保护我们的。」右手边的齐铁嘴抬头望着张启山,眼中几乎只容得下眼前的人,与张启山对上视线后他笑得可甜了,「对吧,佛爷?」

  ---是啊,我定会保你安全的。

  

  07.

  齐铁嘴追出去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另外一个自己的身影,连掐指的动作都无,他也知道这人的去向,虽然个性不同,但本质都是『同一个人』。

  回到香堂就见管家和小满站在院中,都是一脸的不安,在看见他进门后先是一楞,但想到刚刚那位『齐八爷』,眼前这位还比较像平时的八爷,连忙上前招呼。

  「他去哪了?」齐铁嘴问。

  「他进书房就落了锁,还把所有人都赶出来。」

  不出齐铁嘴所料,他吩咐管家和小满把门看好,若是张府来人就先安排在前厅,千万不要靠近书房。

  走至书房门口,没有尝试去拉门,他可以感受到门被用特殊的手法锁着。齐铁嘴心想,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用这种手法来挡人,只得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符。

  「开门,不然我就强开了。」

  里面传来一声轻哼,但门还是纹丝不动。齐铁嘴一张符直接拍到了门上,只听喀答一声,门应声而开,里头落下一张已经烧成灰烬的符。

  「你明知这档不住『我』的。」

  「也是,术法方面你的确是『我们』之中最高的。」

  对方的话让齐铁嘴沉默了,许久后才开口,露出有些无奈的笑容,「看来你已经有头绪。」

  「这并不难猜。」

  

  08.

  早上醒来时齐铁嘴发现自己分成五个人的确动摇了一阵,但静下心仔细观察后,就会发现这五个人完美地将他的能力跟情绪给分开了。

  他继承了关于齐铁嘴所有关于术法还有卜卦的能力,而对面这人则是有着齐铁嘴所有的『负面』情绪,这也是为什么他对张启山有着这么大的敌意。

  更不用说其他几位,分别代表了他对张启山的『爱』,『懦弱』还有『欲望』。

  这么直白地看到『自己』围绕着张启山,齐铁嘴只能苦笑,难道他对张启山的感情已经溢满到这种程度?最让他意外的应该是眼前的这个自己,更是掀起了他所有那些不可言语的黑暗情绪。

  在那深深的敌意之下,是更深,更黑暗,被压抑的爱恋。不似另外一个『自己』的爱慕那么纯粹,而是想要把对方关到只有自己能看见的地方,希望对方只能看着自己,完全无视对方的感受,近乎扭曲的心情。

  可理智上他知道这是不可行的,张启山属于天下人,纵然他们双方都有情,张启山看的永远是更高更远的地方,不该被他困在这一方小天地中。

  

  09.

  「你刻意离开佛爷,到底想做什么?」齐铁嘴问。

  毕竟都是『自己』,他知道这人是故意在张启山面前散发这么深的敌意,为的就是引他出来。「我都顺你意出来了。」

  「我想跟你合作。」

  

  10.

  两位齐铁嘴最后是一起回来的,但脸色都不怎么好。

  张启山看向张副官,张副官摇摇头,只说没见到人,不过听见两位八爷似乎在书房吵得不可开交,最后两个人大概是达成了某种协议,又在书房内查了一下午的资料,不过并无所获,最后才一同回到张府。

  若齐铁嘴想要隐瞒一件事,那就是张启山也看不出,更何况是张副官。

  张启山挥挥手让副官离开,陷入了思考。

  

  11.

  经过一天的相处,张启山大概已经摸出几名齐铁嘴的不同。

  蓝衣的齐铁嘴是个小吃货,秉持着吃饭皇帝大的想法,只要有吃的就万事足。

  妃色长衫的齐铁嘴比较胆小,情感也特别丰富,眼泪像不用钱的一样,但给人的感觉非常的,咳,可爱。

  红衣的齐铁嘴大概是与本尊最像的,就是各种卦象都在嘴边,一直在跟他说大凶,希望可以阻止他再次下矿。

  穿皮衣的齐铁嘴非常黏人,只要有机会就一直腻在他身边,每每看向他就会露出笑容,眼神中充满着爱恋,让张启山忍不住想,到底这位齐铁嘴的出现是不是出于自己的意念,还是因为自己暗恋太久而出现的幻觉。

  至于最后一位…穿黑衣又没戴眼镜的齐铁嘴,则是对他充满了敌意。张启山知道齐铁嘴有双非常漂亮的眼睛,这是他第一次长时间看见对方没戴眼镜的样子,更不用说还冷着张脸的模样。不解的是,他到底是做了什么让这人一直对他冷言冷语,甚至言语间都带着刺?

  

  12.

  晚上为了睡的房间,几个齐铁嘴分成两派,分别以要住客房跟要住张启山主卧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结果是三比二,客房派取的了胜利。

  想要住主卧的两个齐铁嘴死抓着佛爷的手,若是身高在矮点大概会抱着大腿不放,一个满脸通红,一个泪眼汪汪,「「我要跟佛爷睡!」」那副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像是要被拆散的父子,张副官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没笑出来。

  ---矜持啊矜持!你们这两个可不可以不要自己倒贴上去啊!

  「咳,谁也不知道分开会不会出事,我们还是睡一起好。」想到昨晚就是睡了一觉才分裂,也不知道明天会怎样,齐铁嘴有些担忧。

  「那佛爷睡我也成啊!」快哭了的齐铁嘴大声的反驳。

  话一说出口,那音量大概全张府的人都听见了,耳尖的张副官听见外面有小兵被吓倒掉枪的声音,而且还不只一个人;当然他自己也差点没拿住手中的公文,这点他是不会承认的。

  发现说错话的齐铁嘴泪水都已经盈满眼眶,真的就差一点就会落下泪来,「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不对,也不是说不可以,我…哇!」已经开始语无伦次,话还没说完就哇的一声,自己跑进客房内。

  ---看来暂时解决一个了。齐铁嘴想,现在问题是另外一个。

  「真的不可以?」两眼大大的望着张启山,让人差点卸甲投降,正想说不然你们五个都一起跟我睡好了,结果就被接下来的一句话给定在原地。

  「如果不行,那我睡佛爷也可以嘛!」

  然后,这个齐铁嘴就被黑着脸的张启山给直接丢进客房,拍案决定今晚齐铁嘴们住的房间。

  

  13.

  第二天果然还是出了变故。

  齐铁嘴向来晚起,但张府作息是跟着张启山的,主人起的早,下人只会更早起来做准备,因此容易被吵醒的齐铁嘴总是会跟着醒来,一边抱怨一边吃着早点,然后等到中午再去补眠。

  但今天都快到中午了还不见有人醒来,正当张启山坐不住要去敲门时,齐铁嘴总算是醒了,但下楼的身影变成了三个。

  两高一矮,矮的那个还是一身蓝色长衫,手中还拿着不知哪顺来的果子,自顾的坐到位置上就开始吃起桌上留下来的早点。

  另外两位昨天明明外表还只有五六岁,现在看起来至少有十二三岁,其中一位还是穿着妃色长衫,看见张启山就眼睛一亮,朝着他跑来,挑了他左手边的位置坐下。「佛爷早啊!」脸上带着浅浅的红,眉眼间也有些微红,看来昨天回去后八成没少哭。

  另外一位还是黑色西装,唯一不同的是今天带上了金丝边框的眼镜,神色也不如昨日那么冷,至少还跟张启山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另外两个呢?」张启山问,怎么一夜间只剩下三个了?

  「「什么另外两个?」」比较大的两个齐铁嘴不解地看向张启山,都是一脸茫然。张启山只得转向跟昨天一样没有变化的齐铁嘴问道:「怎么回事?」

  「简单来说,就是,」边说还不忘继续咬着馒头,「融合,记忆似乎被替换掉了。」

  眉头微皱,黑衣的齐铁嘴说:「你是说,我们原本有五个?」

  吃货齐铁嘴点点头,指着脸红的齐铁嘴,「他综合谁你应该看的出来,我比较好奇的是…」他看着坐在他对面的人,「你是怎么说动那个神算的?」

  看穿着就可以看的出来谁是主导,虽然多了眼镜,但还是能看出『黑色的』占了比较大的部分,不过个性上似乎缓和了许多,不像昨天一直都是满满的敌意。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你懂得。」

  ---因为你有着『神算』的那部分,就算没有记忆,也一定知道。

  「没想到,我竟然会看走眼。」他仔细地打量起这个一直没停下嘴吃东西的齐铁嘴,昨日他猜这人是自己的『欲望』,只是更多的反映在了口腹之欲上,可现在看来,他或许比『自己』看得更通透,毕竟,他们一直都是同一个人。

  

  14.

  如果说昨天张启山享受到的是左拥右抱之福,今天大概就是彻底体验到什么叫做只能看不能吃的痛苦。

  不过本来也没吃入口过。

  今天黏人的齐铁嘴不见了,不,应该说是还在,但不像昨天会一直扑上来抓着张启山不放。大概是中和了两人的性格,今天的齐铁嘴还是一直跟着张启山,像个小媳妇似的。

  在书房办公时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书,中间偶尔起身给他加水添茶,休息时抬头一望绝对会与齐铁嘴对视,并给他一个灿烂的甜笑。张启山内心欢喜,差点忍不住也跟着笑出大白牙。

  可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明明偶尔齐铁嘴也会这样待在书房内阅读,自己总是放心他的,只要看着他坐在那就觉得心安。像今天这样两人相视而笑,他为自己添茶加水,柔情蜜意的眼神,是自己一直所期待的。

  他张启山喜欢齐铁嘴,而他也知道齐铁嘴对他有情,可两人从来没有说破。

  ---啊,原来如此。

  张启山总算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昨天整日被这样的缠着依赖着,甚至齐铁嘴毫不掩饰的爱意都让他几乎快被喜悦冲昏头,不如说,那眼中的纯粹,是张启山想要的,也是他希望的。

  可这不可能,他们的心理装的东西太多,感情也无法『纯粹』,那样的感情太复杂,有着各式各样的感情围绕着他们。

  冷静一想,齐铁嘴或许把张启山看得很重,但不至于让他丢下所有事,不去调查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也不问二月红调查的进展如何,只是安安静的坐在这里陪他。

  

  15.

  「佛爷?」齐铁嘴有些担心的唤道,也不知道为什么张启山就对着他发起呆来。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张启山问,他只能想到这么一个可能,其实齐铁嘴已经知道自己身上的事,所以才能这么安心。

  「佛爷,总是瞒不过你。」这话相当于是变相承认张启山的话,「没事的,佛爷,再两日就会恢复了。」

  「知道原因吗?」

  齐铁嘴没回话,只是点点头,又摇摇头。

  ---大概是,是想让我再一次,看清自己对张启山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

  

  16.

  午饭后,一大一小的齐铁嘴歪在沙发上睡了。

  张启山微微摇头,吩咐下人拿来薄毯给他们盖上,回头后就发现原本在这的另一位齐铁嘴早就不见踪影。

  第一天充满敌意,第二天莫名其妙地躲着他,短短两天他对齐铁嘴又有新一层的了解。除了刚认识时,偶尔对他擅自下墓搞得一身伤真的生过气外,后来他进入九门,成为人人口中的『佛爷』,就再也没见过这人动气的模样。

  走上二楼,他就在走廊的尽头看见那人,整个人缩在窗台上两眼无神的望着外边。

  才靠近了两步,齐铁嘴轻声地开口:「别过来。」

  张启山又往前走了几步,齐铁嘴就又重复这三个字,直到他站在齐铁嘴的身旁,对方长长的叹了一声。

 

  17.

  「我说的话您总是不听。」

  「我说大凶,您不听。」

  「我说别去,您不听。」

  「我不是不知道事情轻重,所以我说,如要去,再等两日,您也不听。」

  「张启山,我到底要怎么说,你才会听我说呢?」

  齐铁嘴终于转过头与张启山对视,眼神毫无波澜,但紧握的双手却出卖了这人。

  「我知你信自己的挂,我也是信你的,而我也信自己能够保你。」

  「别,我知你在气什么。」看齐铁嘴似乎又要转怒,张启山又靠近了一步,大手包住那双紧握的手,「因为我没保我自己。」

  「可是,别躲着我。」

  「『我』没有躲你。」齐铁嘴说。

  齐铁嘴有些不自在,就好像自己在无理取闹,无论怎样只要张启山简单的一句话,自己就会弃械投降。

  「呵。」

  他讨厌张启山,更讨厌这样的自己。

  「你知道的,我最想听到的话是什么。」

  「佛爷,您太狡猾了。」

  

  18.

  齐铁嘴没有说出口,因为他怕,

  他怕只要他说出口了,他就不再是那个张启山心目中的齐铁嘴了。

  他会变得很可怕,变得很陌生,然后有一天在自己受不了的时候,做出很可怕的事。

  他不敢说,

  也不敢算。

  

  19.

  晚餐的时候二月红跟解九派人送了消息过来,关于齐铁嘴的症状都没有任何纪载。

  齐铁嘴再三保证这个症状过几天就会好,绝对不会有生命安全,希望张启山不要再次下矿山。

  饭后几人又为了房间的问题进行了深度的讨论。

  二对一,最后还是决定睡客房。

  想睡主卧的齐铁嘴今天没有扑上来一把抱住张启山,而是乖乖的跟着进了客房。

  张启山觉得有点可惜。

  因为今天都没有人过来抱着他了。

  

  20.

  有了昨天的经验,第三天的早上,张启山看见二十几岁的齐铁嘴和依旧还是保持五岁模样的蓝衫小吃货时也没那么惊讶了。

  「佛爷早啊!」「佛爷早。」

  二十多岁的齐铁嘴先对着张启山一笑,有那么一瞬间让张启山想到了两人初次见面时,这人也是对他一笑,恍眼七年就过去了。

  经过又一次的融合,眼前的人越来越像现在的齐铁嘴,张启山看着一大一小用着同样的动作,就连吃东西挑的顺序都一模一样。

  ---这融合的顺序跟规律到底是什么?张启山想。

  

  21.

  早餐后齐铁嘴就回了香堂一趟,一个月前就订好今日要给人看宅子,不好推辞只能让张副官陪着出门。

  这就留了这个从第一天就在的小不点陪着张启山。

  说也奇怪,这小不点就真像个小吃货,整天乖乖地待在张府也不乱跑,跑最多的地方可能还是厨房,只稍用他那小手往人衣摆一抓,再加上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大家就会自动把他想要的食物双手奉上。

  书房的沙发上,齐铁嘴一手拿著书,另一手拿着糕点,桌上还有管家准备的各式点心水果,旁人若是看了还以为这才是张府的小少爷呢。

  可张启山没忘记在昨天的餐桌上,黑衣的齐铁嘴曾经说『我竟然看走眼了』。

  也只有他一直保留着从分烈第一天起,最完整的记忆;张启山觉得,眼前的齐铁嘴反而是从一开始就认清状况的人。

  

  22.

  您知道吗?小吃货说,张副官每次请我都是用吃得来勾着我:『八爷,佛爷说了,府内已经准备了莲藕猪蹄。』

  管家看到我就是:『八爷,佛爷特意替您留了最好的烟台苹果。』

  小丫头看到我就说:『八爷,佛爷说您最爱这茶,特意请人去买的。』

  「我有时候就想啊,佛爷,您会让我误会的。」

  「别宠着我,我害怕。」

  

  23.

  他们怕的都不一样。

  怕不爱他。

  怕丢下他。

  怕算他的命。

  怕害了他。

  怕那人宠他。

  

  24.

  晚上没有齐铁嘴抢房间了,可张启山却把人给拐进了主卧室。

  三个人像川字型的躺在床上,若下面躺着的是炕,大概就可以满足张大佛爷的『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愿望。

  生活嘛,总是有些不如意的地方,没炕就只能凑活着,至少老婆跟孩子都有了。

  两个齐铁嘴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谁你老婆孩子呢!我们俩是一个人。

  

  25.

  张启山说,老八,我就想宠着你,一直宠着你。

  大一点的齐铁嘴没回话,睡了。

  小的齐铁嘴说:好。

  

  26.

  第四天的早晨,齐铁嘴是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醒来的。

  他对于怎么出现在这里的有些迷茫,但当他看到那人嘴角微微的笑,他就不想去思考这么多了。

  他想再睡一会,晚点,晚一点。

  就这样,再一下,再一下下。

  

  我想晚一点再跟您说早安。


  

  全篇完

  

  后记

  感谢  @戒欲戒色戒手機   的梗,一开始看到图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我想全部抱回家啊!!可是佛爷一定会跟过来好烦恼啊…为什么佛爷也不分裂一下呢(痛殴)

  后来就想到,到底要怎样八爷才会恢复,如果黑化八+恋爱八,会不会跑出病娇八啊……(虽然本文中没出现),等回过神来就跑去要授权了XD

  中间修文又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整段打掉重写,结果越写越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如果出现言语混乱的部分都是我的锅(掩面)

  明明是这么可爱的图,我却写了没头没尾一点都不可爱的文_(:3 」∠)_

  

 

 

 

 

 

 

 

 

 

 

 

 

  Extra. 如果的如果(脑洞不多,但是个深坑,慎入)

  

  A.黑化八+恋爱八

  张启山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体无法动弹,双手被高举绑着,睁开双眼一片漆黑,身下是是自己卧室的大床。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布料磨擦的声音,张启山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只能保持沉默。

  一双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他觉得那个触感有点熟悉,还没得到答案就感到床边整个向下凹陷,有人翻身上了床,还整个人都坐到了张启山身上。

  带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张启山十分熟悉,在那人身上时常闻到的味道。

  「你…」手指轻轻地压在张启山的唇上,止住了他的话,那人凑到他的耳边,带着气声开口说了他醒来的第一句话。

  「呐,佛爷…」

  你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B.怂萌八+吃货八

  张副官表示,如果一顿莲藕猪蹄请不来齐八爷,那就两顿。

  「可,可以再加一碗酒酿圆子吗?」

  佛爷大手一挥,加!

  「佛爷你家的苹果可好吃啦!」

  佛爷拍板,府内苹果再加一倍!

  「佛爷,我想吃锅包肉!」

  佛爷挽起袖子,自己亲手下厨。

  「嘿嘿,佛爷你是全天下最好的人啦!」

  今天的佛爷,又收获了一张来自齐八爷的好人卡。

  

  C.神算八+怂萌八

  齐铁嘴第二天醒来,觉得自己好像变矮了,习惯性的掐指一算,北方大凶。

  想到住在正北路的张启山,这可不行,得赶快找佛爷合计合计。

  齐铁嘴急急忙忙地来到张府,张日山和管家看见这么早起的八爷都有些意外,但也没阻拦他往佛爷的卧室去,反正佛爷下了令,八爷在张府来去自如。

  「佛爷啊!我今日……」门敲也不敲就直接推开,齐铁嘴习惯了,嘴边没停的正要喊出大凶两字就嘎然而止。

  张启山被人绑在床上,有个人拿着马鞭似乎正打算做些什么。

  哇喔!佛爷你一大早就玩这么大啊!这是齐铁嘴的第一反应。

  我是不是该退出去?

  等等,那个人怎么好像长得有点像自己?

  掐指一算,咦?卦象变了。

  这个大吉是怎么回事?

  

  D.吃货八+神算八

  长沙城中有位神算,人称齐铁嘴,算挂奇准,就是有个奇怪的规矩。

  人齐家订的是『买一送一』的规矩,要请八爷算挂,得买一顿好的,八爷吃得高兴了,就送人一挂,美其名为『送卦』。

  就说前几年有位富商想找齐八爷看风水,流水席摆了三天才换来八爷的一句话,当然之后生意兴隆,庇荫子孙高就等都是后话了。

  早年佛爷还不是佛爷,只是个刚从东北逃来长沙的小伙子,因缘际会被齐八爷给收留。齐家本就人口凋零,堂口人也不多,那年过年因为多了张启山,齐铁嘴难得的兴致颇高,还花时间置办了年货,张启山除夕晚上也特地亲手包饺子,齐八爷笑说,就冲着这好吃的饺子,他定要送一挂给张启山。

  当天晚上,齐八爷替张启山算了一挂姻缘,两人喝了一缸的酒,迷迷糊糊的齐铁嘴也不知道怎么就没记忆了。

  隔天早上,一张床,两个人。

  光着。

  齐八爷想,这不知道吃了人,得送多少挂才能抵啊……

  不过,被吃的话,该怎么解?

  

  E.黑化八+怂萌八

  黑化八表示,这个选项从来不在他的名单上,所以不可能发生。

  怂萌八表示,那个黑黑的人好可怕,他是不是想吃掉我?

  

  我有一个怂萌八( ~'ω')~,

  我有一个恋爱八~( 'ω'~),

  恩,

  怂萌恋爱萌萌八!ԅ(¯﹃¯ԅ)

  

  对不起我该吃药了( º﹃º )

  

    

 


评论(24)
热度(170)

© Cs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