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ay

常常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人類還是青蛙的傢伙,
但不管身為人類還是青蛙,腦子裡似乎永遠都少一根筋。
當然,到底自己有沒有腦子這個問題本人都很懷疑。
這裡以放創作,片段,隨想為主。

高空之上 Extra.08

.ALL等茗现代AU衍生,等茗和其饰演角色共存一世界设定

.片段持续掉落,续本篇的Extra模式

  

  烈焰

  程霆记得那年的夏天很长,气温一直居高不下,雨也下的很少。

  由于暑假空闲的时间变多,程霆也将去找朗月明的时间提到了中午,一吃完午饭就等不及的往外跑,惹得程霆的母亲念了他几次,不过程霆没在听,照样天天去报到。

  不过在一次中午去找朗月明,看到对方为了等他,被晒得通红的脸,心里觉得好可爱的同时,又害怕身体不好的朗月明会中暑。

  程霆可没忘记年前朗月明就算发烧到三十九度,裹着厚衣和围巾在大冬天的低气温中就为了等他,虽然他也说过对方几次让他别跑出来等人,但朗月明偏偏在这点上非常固执。最后只好程霆退了一步,在前一天跟他约好时间,若是不舒服了就不准朗月明出琴房;最近天气炎热,自己过去的时候总会再多带一些消暑的饮料,既然朗月明不会照顾自己,那就只得他多担待了。

  「我觉得这边应该这样比较好。」程霆躺在琴房的地板上,用口哨吹出了几段他脑中的旋律。不远处是坐在钢琴前的朗月明,「这样?」他说,很快地就将听到的旋律给复制出来,接着摇摇头,「这样呢?」说着一边将刚刚的旋律做了一个简单的变调。

  好不容易相处的时间变长,两人更是全心投入作曲之中,主旋律已经定好,只是程霆跟朗月明目前对于结尾的部分有不同的想法,所以至今曲子还未完成。

  程霆大约待了三小时,他只觉得时间过得飞快,但这已经是他能待的最长时间,接下来朗月轩就要从补习班回来,他们兄弟的感情还算不错,每次归家后都会来找哥哥,程霆遇过几次,但他总觉得跟弟弟在一起时的朗月明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久而久之他就会尽量避开兄弟相会的场景。

  程霆俐落的爬上墙头,回过头看着自相识后一定会在墙下送他走的朗月明。惯例的伸出手,问:「要跟我走吗?」

  相识两年,朗月明据他所知除了上学外几乎没有出门。

  朗家是镇上有名的大户,拥有独立的院落,可就只有朗月明生活在这个大院的落,平时活动范围不是在琴房就是自己房间。不过也是所在位置比较偏僻,程霆才有办法这样跟朗月明见面。

  虽然多次被拒绝,但程霆总是在每次离开的时候,不断的提出邀约。他其实就是想带着朗月明出去看看,他想带着对方到自己家,让他见一见自己的家人。

  朗月明摇摇头,露出一个苦笑,「程霆,再见。」

  有时他会很羡慕程霆,总是有话直说,就算跟这么难相处的他也总是不退缩,成天笑嘻嘻的缠着他,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说上一整天。他很喜欢程霆,也十分珍惜两人之间的友谊,可他只能一直拒绝对方,因为朗月明害怕自己一旦答应,脱离了这些束缚后,就再也不想回到这像是鸟笼的地方。

  听见朗月明拒绝也不意外,程霆只是惯例的抿起嘴,「都快开学了,你也不出来陪我。」

  「好了,开学后我们就可以在学校见了,开心点。」

  朗月明大程霆两岁,两人刚认识的时候朗月明念的是私校,后来升上初中,镇上就只有一所中学,程霆暑假后也要进入初中,终于可以跟朗月明同校,在学校见面。

  想到这,程霆一扫之前的郁闷,高兴的对着朗月明挥挥手,才跳下墙头离开。一路上程霆哼着尚未完成的曲子,想着他们一起创作的曲子,想他们开学后在学校碰面,心情愉悦的回家了。

  程霆没有想到的是,他所有的愿望到最后都没有实现。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程霆热的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窗外的吵杂声吸引了程霆的注意,他起身拉开窗户往下看,公寓的楼下有好多人在外头不知道讨论著什么,接着他在空气中闻到一丝丝的焦味,抬头往远方看去,在黑夜中有一处特别的亮。

  一开始程霆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听见消防车疾行而过的警示声才反应过来。

  他跳下床,像疯了一样的往外跑,父母耐不住他的请求,只好带着他到楼下,加入了人群中。周遭吵吵闹闹的,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着许多程霆听不懂的话,但他唯一想知道就只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大火烧了一整晚,直到快天明时才被扑灭。

  程霆一直记得那晚,空气中炙热的温度,物品焚烧的焦味。

  还有那场火带走了他最重要的朋友。

  朗家在那之后离开了小镇,从母亲跟同学口中只知道那场火灾十分严重,但关于朗月明的下落,一概不知。听说,朗家搬到了国外,也有说是搬到了大城市去。程霆最后还是在图书馆找了报纸来看,才知道朗月明在那晚受了伤,可能被送出国治疗了。

  就算爬上那熟悉的外墙,再也没有人会在墙下等他,更没有琴声,留给他的只剩下短短两年的回忆和一首没有完成的曲子。

  他没有再见过朗月明,

  那是程霆第一次感受到,何谓『别离』。

  

  落地

  十五个小时在机上的时间,陵端觉得自己被分成了两半,一半的自己很好的在执行自己的机上任务,另外一半则神游在过去的回忆里。

  机上本来就充满了许多他与陵越的回忆,每一件小事,每一样物品,就算与乘客的对话,都会让他想起陵越。

  这次轮到陵端负责经济舱的Gallery,也就是厨房的工作,这次与他一同作业的还有应昊茗。

  一边与应昊茗闲聊,一边做着热餐的准备,当然陵端没有错过对方一脸担心的表情,陵端其实不想让大家担心,不过他真的很需要利用忙碌来让自己冷静一点。

  陵端的右手背上有道已经不是很明显的红痕,陵越手上也有,不过是在手腕的位置,是当年新手时期打Gallery留下的烫伤。

  早年的时候有些航班虽然是短程飞行,但是中间还是有送餐服务,因此起飞后总是容易手忙脚乱,那是陵越和陵端第一次负责厨房,结果陵端一急就被餐架给烫到,手一松差点就把上头刚热好的餐盒都往身上砸,还是陵越手快连忙一把抓住才免了一场灾难。

  结果就是两人都在手上留了疤痕,但几年过去,已经只剩下淡淡的红痕。

  回忆结束,送完餐回到厨房的陵端,只要一闲下来,脑子就不停地在想着陵越。总觉得过去离开陵越的三年间,他也从未这么疯狂的想念一个人。

  更不用说前一晚,陵越难得的喝醉酒,陵端只喝了一小杯并没有醉,但那样的夜晚,还有陵越突然的吻,他不得不说果然是有点意乱情迷了。

  一开始是在眼角的吻,还有陵端不由自主的回抱,过近的距离,身体间的摩擦,小小的火花不断地爆发,接着在两人之间完全点燃;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哭了,当时会进展到哪一步,陵端想都不敢想。

  陵端摀住自己脸,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他第一次有自己真的是栽进去了的想法。

  ***

  飞机终于顺利降落,但或许是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故,F国机场因为封闭其中一条跑道,造成了机场大塞车,本来班机就已经延误,降落后又一直在等待闸门空出,乘客的情绪变得十分浮躁,空服员们都在努力的进行安抚,但老实说他们也束手无策。

  又耽误了约两小时,加上清理机舱跟等待入境,等到陵端站在入境大厅时已经接近傍晚了。

  虽然杨文鹏提出要陪同他去医院的建议,但是作为座舱长的他还有后续简报会议,总不能两个主要负责人都跑掉,因此婉拒了对方。

  不过导致陵端现在得一个人找方法到医院去,他的F国语不是很好,口头会话多年不讲也忘得差不多,正想着怎么办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陵端!陵端…二师兄!」

  「兰生!?」陵端意外地看着朝他跑来的方兰生,「你怎么在这里?」

  方兰生缓和了一下呼吸,听见陵端的话没忍住翻了一个白眼。

  「太伤我心了,端哥,我跟你搭同班机过来的!」看见陵端一脸茫然的模样,方兰生露出备受打击的模样,「你给我送了两次餐,一次零食,我还跟你点了两次酒,结果你竟然不知道我在飞机上!?」

  陵端对此还真没有记忆,虽然做为空服员他们会事先浏览乘客名单,但在得知陵越受伤后他的记忆就有点出现了断层,方兰生应该是临时买的机票,所以他对此才没有印象。至于后面的…陵端知道是自己理亏,要是不先服软的话,方兰生可以跟他扯上数小时,但还好对方只是抱怨几句,就没再计较。

  「你是来见我哥的吧。」方兰生说。

  「……是。」

  「我啊,真是搞不懂你们两个。」

  方兰生是陵越和陵端在大学时期的后辈,他甚至还是陵端同系的学弟,至于最后发现他就是陵越小时候被拐卖的弟弟这点就是意外惊喜了。

  无论是作为后辈,还是亲兄弟,方兰生觉得自己可能是最早知道这两人之间有些不对劲的。

  大学时期,陵越虽然因为长相十分受欢迎,但是性子较冷,跟大家也热络不起来。但是陵端不一样,虽然总是装出一副恶人的样子,却总是特别招大姊姊们的喜爱。陵端在大学时期有件很出名的事,就是有位美人学姊在食堂当众告白,后续那就是笔烂帐暂且不提。但方兰生记得,那是有史以来陵越和陵端第一次闹别扭,还将近持续了一个多月,最后还是靠方兰生从中周旋,才破冰和好。

  他也想过说是不是应该要点一下他们,但是恋爱这件事一旦有外力的介入,往往都很容易朝着坏的方向前进,更何况他们一个情感迟钝,另外一个很会自欺欺人。

  最后方兰生看他们毕业后一同进了国航,觉得大概会这么顺其自然的纠缠一辈子也说不定,却没想最后陵端突然离职还出了车祸,陵越虽然升迁却失去了笑容,方兰生自那之后就很少见他笑了。

  ***

  到达医院的时候陵端意外地在病房门口遇见了百里屠苏和芙蕖。

  「陵端…」

  「好久不见。」陵端向两人打了招呼,虽然已经不在意之前的事,但看到屠苏心里总是有点别扭。

  瞧见三年间都下落不明的陵端就够让人惊讶的,更不用说之前又听闻似乎是出了车祸,更让芙蕖讶异的是,陵端身上穿着九门航空的制服。

  「原来陵川说的是真的。」

  方兰生做为家属先进了病房,医生刚好在里头,陵端只好自己面对芙蕖和屠苏。也不知道该聊些什么,气氛十分尴尬,陵端想芙蕖在这就代表当时应该也在机上,只好问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时由于飞机在地上徘徊很久,有些乘客就开始自行打开行李舱拿取物品,陵越上前进行阻止的时候发生了撞击,陵越为了保护乘客结果被掉落的行李砸中头部,这才跟着其他受伤的人被送到医院。

  「头!?」稍微想像了一下那个画面,陵端脸一下就刷白了,他明明打听到的消息是说轻伤,登机箱的重量至少有七公斤,怎么想都不会是『轻伤』。

  知道因为讲得太简单而让陵端胡思乱想,芙蕖连忙解释,「不是直接被砸中,就是额头的部分被行李箱的轮子给划过,血流了满脸,看起来比较恐怖一点。」

  「血…流了满脸?」

  芙蕖觉得自己真是说什么都不对,正好这时候方兰生跟医生一同出来,看见脸色惨白的陵端反而被吓了一跳。

  「怎么了?」

  「医生怎么说?」陵端连忙转向方兰生问道。

  「不幸中的大幸,伤口不用缝针,只要小心照顾不碰水,应该是不会留疤。」方兰生稍微回想了一下医生的话,「不过为了预防脑震荡,要留院观察一个晚上。」

  「我去办住院手续,端哥你先进去吧。」

  陵端点点头,又和屠苏跟芙蕖道别,这才走进病房。病房是间双人病房,不过旁边的床位空着,陵端在病床旁的椅子坐下,这才好好的观察起陵越。

  老实说,除了额头上有好大一块沙布贴着,陵越的模样真没什么特殊,脸色既没有特别苍白,手脚也不冰冷,只是安安稳稳的熟睡着,的确只是『轻伤』而已。

  十五个小时的飞行,近二十多个小时的等待,陵端从听到消息那刻起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闹别扭

  早晨,九门的机组人员都在餐厅里享用自助早餐,但众人一早就觉得不太对劲。

  这还是第一次,陈伟霆跟应昊茗飞同班机,两个人却没坐在一起用餐;其实在前一天就有迹象,原本以为只是小问题,没想到过了一晚,根本没有恢复正常,似乎还更严重了。

  程霆和同行的美女机师打了声招呼,两人决定分头行动,一个去找学弟问清楚,而一个从应昊名这下手。

  「介意我坐这吗?」

  应昊茗抬起头,问他话的是九门航空中唯一的女性机师--时怀婵,大家都称她一声怀婵姊,在九门中与程霆同样都是资深的正机师。

  「怀婵姊…」应昊茗瞄了一眼另外一张桌子,平时身为机师的时怀禅不是跟同为机师的同事一起,也是会跟空姐们一桌,现在突然来找他,大概是为了陈伟霆吧。

  「到底怎么啦,不会是吵架了吧。」应昊茗很快地就摇头反驳,时怀禅又道,「既然不是吵架,那…为什么在躲威廉?」应昊茗一听,两肩都垂了下来,感觉特别的沮丧。

  「也不是…只是,突然不知道怎么跟他相处。」

  时怀婵眉头一挑,又跟不远处的程霆交换视线进行无声的交流,看来问题果然是在这边,但另外一人似乎也搞不清状况。

  喝了一口黑咖啡,时怀禅深深觉得年轻真好。

  


  后记

  无论是程月的分离,还是越端的重逢,边写边觉得心情沉重,所以最后原本想写一段轻松的调和一下,结果感觉有点酸酸的XD

  










  茶话会

  明侦 in 高空之上

  九门航空的头等舱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是四十岁的甄乘客。

  嫌疑人共有六名,同是头等舱的乘客,其中出差的何瀚也被卷入了这起命安之中,负责头等舱的座舱长杨文鹏有办法跟撒侦探一起找出真凶,解除何瀚的嫌疑吗?

  嫌疑人有--

  死者的未婚妻:鸥女友

  死者的特助:白特助

  跟死者在机上有过冲突的:大学生

  被死者骚扰过的:鬼乘客

  死者的合作对象:炅业务

  与死者有过生意往来的:何总裁(何瀚)

  凶手就隐藏这些人之中,只有真凶可以撒谎,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呢!

  

  脑洞大开,想写,可是不知道要用什么形式写……

  等茗上明侦之类的?好像写两人一起搜查的画面(*´艸`*)

  大概等时间线都设定好了后会来写这篇∠( ᐛ 」∠)_

  

    


评论(6)
热度(38)

© Cs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