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ay

常常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人類還是青蛙的傢伙,
但不管身為人類還是青蛙,腦子裡似乎永遠都少一根筋。
當然,到底自己有沒有腦子這個問題本人都很懷疑。
這裡以放創作,片段,隨想為主。

【一八鬼屋】远方

.【一八鬼屋活动】 @一八游乐场建筑师 

.一八衍生:程月,程霆(大轰炸)x朗月明(海棠经雨胭脂透)

.OOC全是我的锅

  

  那一天正是农历七月十五。

  正当大家忙着祭祀祭祖的时候,程家的门口挂起了白色的灯笼。

  一大清早,有穿着军服的人敲了程家的大门,在门口送上一封信,摘了军帽,深深的对接信人一鞠躬,就安安静静地走了。

  一个时辰后,全镇的人都知道,程家的大儿子,程霆没了。

  ---那是封阵亡通知书。

  朗月明收到消息已经是中午时分,朗家刚祭完祖,他从祠堂出来时,管家对着他父亲报告了这一消息。

  在断了将近三个月的联系后,朗月明等来了恋人的阵亡通知。

  

  那一天正是农历七月十五。

  

  远方

  

  01.

  朗月明呆坐在自己的房内,朗家的人都以为他是因为一早上的祭祖累了,也没太在意。只是吩咐他好好休息,但不要错过下午的普渡。

  只有他自己知道是为什么,头脑一片混乱的回房,他特意吩咐自己的小厮阿平取些祭拜的物品来,阿平虽搞不清楚状况,但还是乖乖地替大少爷办事,甚至记得要悄悄的,不可给他人知道。

  朗月明自嘲,他想祭拜程霆都无法正大光明的到程家去,只能这样偷偷摸摸的。而且,他就连想要找一样代表程霆的物品都找不到。

  他们之间太过小心翼翼,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说来好笑,若不是他们还曾经有过一个吻,一个轻的甚至感觉不到的亲吻,或许他们只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但他们又是实实在在的恋人,至少他们互相是这么认为的。

  

  02.

  最后朗月明选了程霆送给他的玉佩。

  那是前年程霆给他的生辰礼物,玉佩是程霆特意请人刻的海棠花,络子也是亲手打的;收到这玉佩时,朗月明没少笑话程霆,上头的图案都是歪的,从绳子的状态看来,也不知道是拆开重打了几次。

  可里头蕴含的心意却暖着朗月明,连面上的笑容都带了一丝丝的甜。

  如今,他也只剩这个玉佩。

  

  03.

  平时除了阿平不会有人进他的房间,但为了以防万一,他选在睡房的角落安了一个小桌,点上两根白蜡烛,放上玉佩和一小碟程霆爱吃的点心。

  朗月明看着这小小的供桌,他知道这么做其实是犯忌讳的,甚至在桌前的地面上他还铺了一把白米,就为了知道程霆会不会回来看他。

  等这些全都做完后,都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老一辈的人曾说,人在死后的第七天会回家探望家人,洒白米是为了让家里的人知道逝者是否回来过。

  朗月明根本不知道程霆什么时候死的,战乱时期消息本就难以传送,等消息送到手上可能都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而且就算真的遇到头七,程霆也一定是回程家,怎么可能会来这里。

  他笑着摇摇头,自己一定是魔征了,他想见程霆想疯了,无论是人是鬼,就算只是一缕魂魄,朗月明都想见他最后一面。

  

  04.

  翌日早晨,朗月明下床时觉得脚底一阵刺痛,低头就看见自己床边的地上散落许多细小的白点;他捻起一看,是生米,再顺着白米散落的痕迹慢慢看过去,最后延续到了那张小桌前。

  而小桌前的地上,赫然有着两个明显的脚印子。

  

  05.

  朗月明将手压在了那两个脚印子上,他看到自己的手在颤抖,紧握的双手被白米刺的发疼。

  他伸手将那双脚印给拨乱,就连心也是乱的。

  这双脚印彷佛在告诉朗月明,程霆是真的真的回不来了。

  他整个人矛盾极了,前一晚还说想见他,今天又不想见他。

  「骗子。」朗月明说。

  ---月明,我一定会回来见你的。

  「我宁愿你不要回来。」

  ---至少不是这样的回来。

  

  06.

  第一晚,第二晚,第三晚……

  早晨,朗月明都能看到白米上的脚印,他甚至都能推测出,程霆站在那小桌前,对着那枚玉佩傻笑,然后踱着步到他床边。

  床边的白米散落的一日比一日多,似乎可以想到程霆在他床边来回走着,或许是在思考要不要掀开帘子,看一看他。

  可朗月明毫无察觉。

  他曾试着不睡,可总是在不知不觉中睡去,隔天房内只留下白米的痕迹,表示着有『人』来过。

  朗月明只是一日一日的将地上的白米整理好重新铺平。

  直到第五日的晚上,他总算是在陷入沉睡之前,听见了一声叹息,一声呼唤。

  『月明……』

  

  07.

  小时候,祖父曾说过。

  在七月的时候,若是听见熟识的声音从远方叫你的名字,

  不要回头,不要回应,不要理会。

  不然,会被带到另外一个世界去。

  

  08.

  第六晚,

  房门被轻轻地推开,朗月明听见一步,两步的脚步声,最后停在了小桌前。

  接下来的脚步带了白米磨蹭地面的沙沙声,最终停在了他的床前。

  透过帘子他能看见一个人影轮廓,朗月明得紧咬住的牙根,才不会发出一点声音,他怕只要他出声就会把『人』给吓走,又怕自己会忍不住哭出来。

  「月明。」他听见程霆轻声的叫着他的名字,看见床上的人没任何反应,又换了两声。

  月明,月明……

  朗月明死咬着嘴唇,他知道他不能回答,也不该回答,祖父的话言犹在耳。

  那人又是一叹,接着慢慢转过身,沙沙声再次响起,朗月明知道程霆要离开了。这项认知让他终于受不了的坐起身,一只手探出帘子,试着要抓住对方。

  「程霆。」

  朗月明的声音沙哑的很,又带了点哽咽,直到一双冰冷的手握住了他的,他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09.

  帘子被程霆拉开,朗月明总算是可以好好地看看程霆。

  他伸出手轻抚上对方的脸颊,冰冷的触感让朗月明一颤,他划过对方的眼眉,鼻梁,嘴唇,最后又回到脸颊;原以为会看到的是面目全非的程霆,却没想到出现的是毫发无伤的恋人。

  想说的很多,想问的也很多,最后只化为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程霆。」

  程霆程霆程霆程霆程霆……一声比一声还小,却又一声比一声还要缠绵。

  「月明,别哭。」程霆心疼的说,他克制不住的吻过恋人的眼泪,却烫的他心痛,程霆眼眶也跟着红了。

  程霆唤他的声音,时远时近,朗月明已经分不出这到底是他的幻觉,还是一场梦。

  大概是梦吧,朗月明想。所以他们才敢做出此前都不敢做得事。

  耳边是程霆的喘息声,还有伴随着亲吻,以及一声声充满爱意,唤着朗月明的名字。

  他所能做的,就是去回应,每一次每一次,他喊着程霆的名字,都是一个回答。

  ---呐,带我走。

  

  00.

  早晨已经过了平时大少爷会起的时间,阿平觉得有些奇怪,上前敲了敲门,又唤了几声大少爷,却无人回应。

  阿平大着胆子推开门走进,却发现屋内空无一人,就像昨夜朗月明压根没回过屋子一样。

  唯一的变化只有自家少爷不知为谁供奉的桌子,上面原本白色的蜡烛被换成红色的,让整间卧房看起来更显得诡异。

  阿平跌坐在地,接着跌跌撞撞的爬起身冲出门外,他慌慌张张的喊人,大少爷不见了可是大事。阿平朝着前院跑去,他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烛火随着他跑步带起的风,不断晃动……

  

  蜡烛灭了。

  


  全篇完

  

  后记

  飞行员与大少爷,我真的好喜欢这对……但是写不出那百分之一的萌点_(:3 」∠ )_

  而且为什么这对我满脑子几乎都是虐梗ಥ_ಥ

  我明明就是甜文爱好者!

  














  Extra. 程月,安陈

  朗月明在人来人往的出境大厅等人。

  他将近快二十年未见的发小将陪同自己的恋人来异国,几个月前好不容易才联络上,刚好他们的目的地就在自己的住的城市,就约了见面。

  朗月明是有些不安的,他与家里早断了关系,之前他的发小--安逸尘不知道透过什么关系连系上他,这才断断续续听说了一些家乡的事情。现在要见到人,不知怎么有点近乡情怯的感觉。

  然后,他看见了他们。

  二十年了,他还是一眼认出了安逸尘,如同对方也一眼认出了他。

  安逸尘朝他笑了一下,侧过头与身边的男子说了几句,对方转过头看见朗月明,举起手向他挥了挥,就拉着安逸尘朝他走过来。

  好一个活泼开朗的人,朗月明想。

  「月明哥。」安逸尘说,他身旁的男子也跟着喊了声月明哥好,「这是如风,这次是学生邀请他来指导,才有的机会。」

  陈如风是陈氏太极拳的少主,学生遍及海内外,时常接受各地学生的邀请在各国之间来往,和安逸尘两人现在大致处于半退休状态,每次都是一同出行。

  朗月明点点头,笑着唤了句如风,却没想那人直接红了脸,急急忙的凑到安逸尘耳边小声地说:「月明哥笑起来真好看。」惹得安逸尘不知是该忌妒还是笑话陈如风好。

  「逸尘,我看见我学生了。」陈如风打了声招呼,就直接跑向他的学生,并热情的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

  安逸尘宠溺的摇摇头,这才转过头好好地看着朗月明。

  安逸尘和朗月轩同年,小的时候两人一直跟著作为大哥的朗月明转,一直到朗家大火,月明脸被烧伤,安逸尘到海外留学。

  后来发生了各式各样的事,就安逸尘所知,朗月明在某日后就消失不见,朗家花了很大的功夫寻找却未果,之后甚至认定已经死亡,直到数月前安逸尘透过朋友才得到了有关朗月明的消息。

  「所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朗月明说。

  「就你一个人?」

  「我…」

  「在找我?」男子伸手揽过朗月明,轻吻了一下恋人的发间表示歉意,「抱歉,我在停车场绕太久了。」

  朗月明轻拍了对方表示原谅,这几年下来他已经很习惯恋人在人前做出亲昵的举动,不过在发小面前,他还是有些窘迫。

  「这是安逸尘,之前跟你提过的。」顿了顿,朗月明转向恋人,露出了安逸尘在过去从没见过的笑容。

  安逸尘松了口气,他的大哥在烧伤后就没再笑过了,后来就算是笑,却给人一种抑郁的感觉;但如今,他也遇到了能让他露出这种笑容的人了,就像他遇到让自己放弃复仇,带给自己快乐的陈如风一样。

  「逸尘,这是程霆。」

  


  大家都很幸福的故事(ノ>ω<)ノ

  其实是先想到了Extra的小故事,才回头写前面的故事,觉得凑在一起才完整,就决定一次发了。

  老夫老妻秀恩爱的程月和时常都在蜜月旅行的安陈(*´艸`*)

  


  「找个机会,我们也回去吧。」

  「……嗯。」

  「然后我们也像他们一样,四处走走看看。」

  「好。」

  

    


评论(5)
热度(40)
  1. 一八游乐场建筑师Csray 转载了此文字
    优秀学生作品

© Csr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