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ay

常常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人類還是青蛙的傢伙,
但不管身為人類還是青蛙,腦子裡似乎永遠都少一根筋。
當然,到底自己有沒有腦子這個問題本人都很懷疑。
這裡以放創作,片段,隨想為主。

高空之上 Extra.07

.ALL等茗现代AU衍生,等茗和其饰演角色共存一世界设定

.片段持续掉落,续本篇的Extra模式

  

  考核

  陈伟霆在遇见应昊茗前,正好陷入了低潮期。

  成为机师也有五六年,每年除了官方的定期考核外,九门每半年也会做一次内部考。虽然不管是在笔试还是模拟测试总是会得到了不错的成绩,可每次模拟考核后,负责的教官总是会说,他距离成为正机师,还少了点什么。

  通往正机师的路本就漫长,飞行时数、技术、抗压性等,陈伟霆从没想过要一蹴而成,但被说了一两次后,让他想不在意都没办法。

  可是就算想破头了,他还是想不明白,到底是少了『什么』。

  是不够沉稳吗?还是技术不够熟练呢?或是说他不够细心?

  作为学长的程霆也给不出什么意见,只是笑笑的说他身上给人少了一种『感觉』,过于抽象的形容方式反而让陈伟霆更迷惑了。

  他知道自己陷入了一个误区,怎么样也走不出来,满脑子都是教官的那句:『少了点什么』。

  心情低落的他被程霆强制放了一周假,遇到应昊茗的那天刚好是他假期前的最后一次飞行。见到应昊茗和那群来见习的空服员们,让陈伟霆起了想自己还没考上机师时,也曾经像他们那样,跟着教官到机场见习。

  ***

  这次的飞航是从C市前往美国,目的地是他以前求学的城市。

  到了目的地,他驱车前往过去住处附近的小机场,他记得那年暑假,第一次搭着小飞机升空,跟一般客机的感觉不同,你可以感受到飞机顺着气流爬升,也比客机来的要晃,但给他一种离天空更近的感觉。

  回归初心,他再次搭上了小飞机,每往上爬升一个高度,他就觉得心情好了一分。等到返回C市时,程霆看见焕然一新的陈伟霆,点点头,至少比前阵子总是垮着张脸好多了。

  陈伟霆知道九门航空最近都在为招募的事情忙碌,九门的办公大楼近日也总是有许多人进出,据说光是来面试就有上千人,那阵仗想想就觉得恐怖。

  他一眼就看见了在那群红花中的一点绿,顿时眼睛一亮,是之前在机场碰见的见习生。陈伟霆记得他,眼睛大大的,因为抱着他露出了淡淡的害羞,还有笑起来脸颊上小小的酒窝。

  更主要的是,他让自己想起了还是菜鸟的自己,也起了回归初心的念头。现在看到对方因为面试而紧张的皱眉,陈伟霆想也没想的就凑上前去,伸出手就往他记忆中酒窝的位置一戳。

  「不可以皱眉头喔,这样不好。」

  

  分手

  结果等第二天都快过完了,陈如风还是没说出『分手』两个字。

  其实他很苦恼,他觉得骗人是不对的,又觉得安逸尘肯定知情,只是想看他笑话,他到底是要继续装傻,还是干脆摔破罐子说开了,不管该选择哪个,感觉都会伤害到安逸尘,因此也让陈如风不知该如何开口。

  陈如风看着从刚刚起就被安逸尘牵着的手,下午的课才结束,安逸尘特地到教室门口来接他,大概是顾虑到他,两人一直走到人烟稀少的地方后,对方才悄悄的牵起他的手。

  陈如风下意识的就想甩开,可是看到安逸尘带点害羞又满足的神情,不知怎么的,想说在分手前就任他去好了,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宿舍楼下,安逸尘跟他不同科系,住在另一栋楼,查觉到如果再不说就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了。陈如风握紧了安逸尘的手,但除了发出嗯嗯啊啊的怪声也没说出个什么,脸上写着我有话要说但是我说不出口,最后还是安逸尘轻叹了一声,「如风,再陪我走走?」

  陈如风欣然同意,两人绕到宿舍后头的小花园,今天小花园意外的没有人,安逸尘拉着人坐到了长椅上,接着就陷入了一片沉默。

  「那个…逸尘,昨天…」

  「嗯?」

  「对不起,其实我是因为打赌输了,才会,才会…」最后几个字全都含在嘴里,不过安逸尘还是听懂了最后的两个字,是『分手』。

  大概是因为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安逸尘没有太过惊讶,但内心说没有失望是骗人的。他其实觉得就这样稀里糊涂的下去也没什么不好,但内心又有个声音在对自己说,这是一种利用,这样是不行的,总有一天这种愧疚的心情,不是压垮自己,就是会压垮如风。

  安逸尘觉得自己很狡猾,他明明有猜到的,毕竟在如风告白后,手机那端传来的爆笑声跟只字片语都让他很快的理解状况,只是装作不知情。

  其实分手也可以由他来提,说他知道这是个赌约,然后两人笑笑地就过了,之后又可以回到之前那样不咸不淡的关系。

  可安逸尘想赌,他想看看如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逸尘?」看着低头不说话的安逸尘,陈如风小心翼翼地开口,他已经做好对方会生气的准备,想到自己会成为第一个惹安逸尘发飙的人…陈如风宁愿不要这个第一。

  「我没生气。」安逸尘说,他怎么可能舍得对眼前的人生气。看见陈如风一副任凭打骂的模样,安逸尘反而觉得有些好笑,

  「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不生气。」

  「好!」

  ---周末,我们去约会吧!

  

  碰壁

  张启山到了C市的前三个月可说是一团糟。

  他自知因为年龄的缘故,要在一群老狐狸手中抢生意势必会被刁难,可能还会出点血,但这都不是问题,在利益之下没有不低头的人。

  可三个月下来,在地的集团不是避不见面,就是消息石沉大海毫无回音;少数跟张家一样属于外来投资的集团,也是大打太极,能拖则拖,至今都没给个准话。

  张启山觉得自己第一次在生意上踢到了铁板,自他退伍进了张氏集团工作,这还是第一次。

  最后还是过去曾有过往来的解九给他透了口风,问他是不是跟齐铁嘴有什么过结。

  茅塞顿开,原来一切的纠结点都在齐铁嘴的身上。

  ***

  张启山跟解九是在一场宴会上认识的,当时解家老爷子过整寿,张瑞桐带着几个儿子来祝贺老友,同行的还有部队放假被叫来见世面的张启山。

  那时候的张启山不过刚满二十,解九甚至不过是高中生,两人都尚未开始接触家中的生意,偶然在休息室碰见,两人下了盘棋;虽然最终以张启山输棋为结局,但张启山并不觉得输给高中生有什么丢脸的,相反的他很欣赏解九,棋局后两人的交谈也算尽兴,因此成了朋友。

  这次来C市,莫名其妙被人下了拌子,还毫无头绪,甚至连与张家有交情的解家都摆明要先观望看看,张启山这才没办法的联络了解九,想一探究竟。

  解家其实也不平静,解老爷子前阵子才进了医院,底下几个儿女就开始争权,解九年龄最小,平时也没插手家中事务,每年领着股息股利,高高兴兴的当他的职业棋士;若是可以,张启山也不想去烦解九的。

  ***

  这厢解九接到张启山的邀请,盘算了一下,将日子推到了周末,就直接上门找齐铁嘴,不管怎样解九还是打算先探探他这位发小是什么样的态度。

  当年齐铁嘴一句,『小九,出国吧!』让解九定了决心出国留学,也恰巧避开了家中的第一波内斗,甚至可以说因此才保住了自己一条小命。

  虽不知这人到底是算到的,还是打听到了什么,但解九知道齐铁嘴做事像来有分寸,这次关于张启山的事实在反常。

  解九其实不是特别喜欢来齐铁嘴这,一路上都被人盯着不说,看到街上的人们都像无所察觉一样的散步,打闹,做生意,就觉得一阵的不舒服。

  也就只有齐铁嘴守着那祖传的小小古董店,在这扎根这么多年。

  「小九,稀客啊。」

  齐铁嘴招呼了解九进到内室,两人闲话家常了一些解家的状况,话题就转到了张家扩张生意到C市来的事上,怎知齐铁嘴一听,脸一垮,「怎么一个两个都来找我问这事。」

  解九有些意外,心想难道张启山还找了其他外援?

  「早上二哥还打电话来问我怎么回事。」齐铁嘴抿了口茶,说道:「我说我哪知道,我是讨厌张家,但张启山做生意碰壁关我什么事?」

  「你那天不是把人给丢出门了?」解九提醒道。

  齐铁嘴一顿,过了一会才回道,「那也不关我事。」

  解九轻叹,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事跟齐铁嘴说有关但也无关;无关是因为这事情并不是齐铁嘴授意的,但说有关是由于这事还是因他而起。

  心里几个来回思考过后,解九斟酌着开口,「前年二哥为了二嫂到海外拍卖会拍药的事你知道吧。」作为发小他知道跟齐铁嘴硬碰硬绝对没好下场,「那时候碰到人恶意抬价,二哥几乎散尽家财还差点拍不到药,最后就是张启山伸出了援手。」

  这事情齐铁嘴也有所闻,当时他们几个包括狗五和解九都出了一份力,但资金还是不够,最后听说是有人替他们的二哥--二月红作保,这才成功拍下了药。

  难怪二月红一早会来电话打听,想来也是看这三个月张启山四处碰壁,认为就算是要出气也够了,想让齐铁嘴停手。

  但齐铁嘴真想大喊冤枉,这事真不是他叫人做的。

  

  推荐

  近日国航有位资深的座舱长将要退休,涵素为了要调升哪位副事务长就已经十分苦恼,各个都是资深的空服员,在国航服务也有七八年以上的资历,无论是谁都具备升迁的资格。而后,副事务长,助理事务长也会跟着调整,这次的人事大调动,涵素觉得最麻烦的果然还是要决定副事务长的人选。

  说麻烦,其实人选已经缩小到两个:陵越和陵端。

  两个都是涵素当教官时带出来的学生,实习后陵端跟着他,理所当然他心里当然更偏向陵端一些;不过紫胤带着的陵越的确也是合适的人选,几次的合作也让涵素十分满意。

  涵素综合了其他座舱长和副事务长的意见,票数基本持平。

  陵越个性较为沉稳,行事严谨有条不紊,对前辈有礼对后辈也是尽心指导,就是后辈对其的评价都是尊敬,可有些难以相处;过去也有纪录可以显示,陵越在对应青少年以下的乘客方面比较不擅长。

  陵端个性上就比较跳脱,早期有顶撞过前辈的纪录,但后辈的评价很高,在接待乘客方面比较懂得变通,但在有些前辈眼里就显得有些不守规矩;不过在带了后辈后,也开始了解当年前辈的苦心,这几年下来性格也改了不少。

  真要说,陵端和陵越是一对不错的搭档,不管在处事还是性格上都互补,但也因为两人能力都十分出众,排在一个航班之中反而觉得浪费了,因此在两人升为助理事务长后,几乎都是各自带着不同的小组。

  ***

  涵素最后还是决定亲自问问看本人是怎么想的。

  陵端那边直接推荐了陵越,涵素也不是太意外。

  「师傅,您也知道,我负责管一个舱还可以,但要我管理整个人事我自认能力还不够。」陵端坐在涵素办公室内有些不自在,过去被叫近来都会被训一顿,他都因此有阴影了,「大师兄…我是说陵越,他做事比我细心,学长姐也比较服他,若我成为副事务长,肯定压不住。」

  对于自己在前辈眼中是个什么评价,陵端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更何况,不是还有我嘛!」陵端说,等到陵越升上去,他跟陵越职位不同了,就不会像以前一样常常错开,就可以被编到同一个小组了。

  ***

  出乎涵素意外的是,陵越倒是毫不犹豫的就推荐了陵端。

  「陵端绝对更合适。」陵越说,「他性子好,懂变通,每次碰到乘客起纠纷都可以很好的安抚乘客。」他很清楚最近一直在传他跟陵端不合的事,但其他人实在太不了解他们之间的关系了,尤其是陵端,根本就没有争上位的心。

  「性格粗中有细,会照顾组员们的情绪,跟大家也处的比较来。」想到这陵越笑了,陵端几次跟前辈起冲突说到底也是为了他,也是陵端从中缓和他跟同事间的关系,在初期两人互相支持着对方才撑下辛苦的受训期。

  「他不足的部分我会补上的。」对上涵素意外的眼神,陵越在认真不过的说。

  

  作曲

  程霆跟朗月明认识了两年。

  其实大约在三四个月的时候,程霆就感觉到朗家的气氛很奇怪。他知道对方有个弟弟叫做朗月轩,也知道对方家中做的化妆品的生意,而他的父母更是负责研发的部分,家中也有个小小的实验室。奇怪的是,他从没有看过除了朗月明以外的人。

  他也数次邀请过朗月明到自己家中游玩,可总是不了了之,母亲说朗家有些复杂,月明应该也有他的苦衷。程霆不是太懂那些复杂的事情,不过他喜欢跟朗月明在一起,也喜欢听朗月明弹琴。

  而最近,他跟朗月明在尝试作曲。

  起因是程霆随口哼出来的一个调子,朗月明一听就跟着弹了几个音,程霆来了兴趣,开始乱哼,两人就这样一来一回的玩着;程霆喜欢这样,他觉得两人就像是在用音乐在交谈,就算没有说话,但他听得懂音符中的意思。

  程霆家里有把吉他,他缠着父亲教他,程霆想,若是他们的曲子做好了,他想录一段给朗月明听。

  

  乔装

  南乔来了清醒梦境。

  她不想来,可这是她除了回去低头求自己父亲外,唯一能想到的出路了。

  今夜的清醒梦境是每周末的深夜变装秀,来的人全都经过乔装打扮,像南乔这样什么打扮都不做的,反而显眼。

  南乔追着自己的全息投影见到了时樾,男人戴着面具,身穿深黑色的长袍,慢慢地走下楼梯,又引着南乔从偏门出去,才揭下面具来。

  「南小姐终于对我有需求了?」

  「你上次的要求,我答应。」

  时樾点起菸,看了无名指上的戒指一眼,突然觉得上一次向南乔提要求已经是很久前的事。

  那时候王霄跟他断了联系,时樾也曾想那样也好,在找到那篇论文后,他想过报复,不牵扯上王霄正好。他接触南乔,给她开出了融资的条件,没想到的是,在等待南乔回覆的这段时间,会发生天翻地覆的转变。

  原本设想的方案也只能舍弃,时樾自认好歹也是有夫之夫了,美男计是绝对不能用了。

  对于时樾的沉默南乔有些没底,不知道对方是想趁机增加条件,还是打算将之前的提议作废,无论哪样都不利于她想要更进一步提出的要求。

  「南小姐想通了?」

  一千四百万,加上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而且可以即刻到款。南乔在四处融资失败后,这真的是唯一且最好的选择了。她点点头,接着说,「我另有个不情之请。」

  南乔一开口就是加六百万,打算以债权的方式借贷。

  时樾冷笑,小姑娘真的是狮子大开口,除了即刻飞行外南乔根本什么都拿不出,连可以当作抵押的物件都没有;虽然心里清楚南乔的即刻飞行只要资金到位,成功并不是问题,但这不撞南山不回头的性格,实在是……时樾出言小小的刁难了一下,「难不成…南小姐,要把自己抵押给我?」却没想南乔真顺着他的话,说愿意把他本人抵押给时樾,反而让他吓了一跳;老实说,南乔敢抵,但他现在可不敢收。

  最后还是敲定了时樾出借共两千万给南乔,在看过合约没问题后,两人当场签了合约。打印好的合约是郄浩送来给时樾的,几度欲言又止,搞得时樾一头雾水,问道,「怎么回事?」

  郄浩看了眼南乔,想到刚刚上来前遇到的那个人,也不知道那人到底来这多久了,听到看到了多少。「时哥,你多保重。」丢下这句,郄浩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在接过签好的合约后,南乔总算是松了口气,她知道自己根本是孤注一掷,也幸好结果是好的。

  「南小姐,我们合作愉快。」时樾笑道。

  南乔总觉得眼前的男人跟上次遇见时有些不一样了,但也说不出是哪里不同,她摇摇头不在去想,准备离开这里。

  转过身,南乔一楞,她看见一个跟时樾做相同打扮的人正站在她身后不远处。不过若仔细看还是有一点不同,那人脸上的面具同样狰狞,但只遮住了上半部,没有遮住的部分可以看得出应该是名男子。

  时樾没了刚刚的从容,张了嘴正想喊人,却被对方一个禁声的动作给阻止。男子对南乔笑了笑,道:「南小姐,我送妳出去?」

  南乔下意识的点点头,就跟着那名男子到了电梯口,而时樾不知怎么的,一直跟在他们身后,一言不发。

  「我替你叫了车,晚安,南小姐。」

  在电梯门关上的那瞬间,南乔看到时樾急急忙忙地跟着那名男子走进人群,消失在了黑暗中。

  他听见时樾喊那人,『王霄』。

  

  后记

  被王霄和朗少爷的剧照给炸了好几回,不过两个人的资料真的好少TAT

  这篇的设定也朝着OOC的路一去不回啦哈哈哈_(:3 」∠ )_

  时老板你在撩啊,霄总那边有你受的XD

  尘风这对如果可以打上TAG,那大概是『校园爱情故事老梗』吧,我致力于让他们把许多老梗都玩上一轮(*´艸`*)

  











  茶话会

  大概没人想看,但还是来解释一下文内关于空服员的阶级(职称)。

  每家航空公司的职称都不同,需要花多少时间升职也不一样。

  本文中出现的国航是(与现实中不同):

  座舱长(事务长)→副事务长→助理事务长→空服员

  陵越目前还是副事务长,在国内航线会做代理座舱长的工作,辨识方式是根据制服的颜色。

  

  另外来讲讲九门航空,九门航空的制服全部统一,分辨方式是根据名牌上面的徽章和领带/领巾的颜色。

  座舱长/教官→事务长→副事务长→资深空服员→空服员

   ﹂杨文鹏是座舱长,碰上复训的时候会回去当教官,负责管理机上所有事务,起飞前负责组织简报会议,有个别称叫做『机上的暴君』。值勤时会别上金色的飞机徽章。

   ﹂陵端这次被邀回来是准备要做事务长的工作,主要是负责协助座舱长,以及管理头等舱与商务舱,在国内线也会做代理座舱长的职务。

   ﹂不过由于陵端目前还在适应九门的业务中,算是挂职事务长,做的是副事务长的工作。工作是管理经济舱,齐铁嘴不只一次说这挖角真是挖对了,陵端由于有国航的多年经验,管理经济舱不在话下,要不是因为在九门中年资还不够,齐铁嘴也想把他调去当教官,让他分担一下杨文鹏的工作(不过杨文鹏拒绝了,因为当教官是他唯一可以喘息的时候)。

   ﹂在九门航空任职三~五年后,根据考核可以升做资深空服员,服务范围就会扩大,可以在任何舱等服务,在国内线的时候还可以成为代理,管理经济舱。

   ﹂茗茗跟阿新都是九门的新人,目前主要负责经济舱,偶尔会到商务舱服务,茗茗现在很苦恼,因为要服务商务舱就必须要懂基础配酒,那是他受训期唯一低空飞过的考试。等等表示他可以帮茗茗补习,结果被吐槽说一杯倒的家伙怎么教人,一定是别有用心(最后事实证明的确如此XD)

   ﹂担任管理职务的时候(包含代理),值勤时会别上银色的飞机徽章。

  

  写设定使我快乐,卡文就来写设定(拖走

  

    


评论(11)
热度(42)

© Csray | Powered by LOFTER